【三点钟无眠区块链】Part3.大年初四篇

【三点钟无眠区块链】Part3.大年初四篇

蔡文胜:

蔡文胜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时才进入互联网领域,曾投资4399、58同城和暴风影音等,现为美图秀秀董事长。同时担任号称要挑战Ripple的区块链项目Zipper的顾问。

薛蛮子:

薛蛮子曾在互联网时代创办过两家上市公司,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投资过10家独角兽企业,而在区块链时代,则成为传统投资界关注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第一人——到现在已经投资了几十个区块链项目,其中不乏比原链、量子链、墨链等明星项目。同时,薛蛮子也是国内打造海外民宿的第一人——拿下了日本京都一条民宿街,还要在泰国苏梅造100个海滩别墅。在他看来,正是因为他时刻做好准备才会抓住每一个机遇,“人生中选择比勤奋重要”。


一、蔡文胜关于区块链发展的10个问答:

提问:你为什么看好区块链?

蔡文胜:我算比较早了解比特币,大概2011就知道,在2014投资okcoin,也买了第一块比特币,但可惜一直没有深入的投入。

到2017年中,薛蛮子老师给我电话,要我投资区块链,我却还劝蛮子说ICO有风险,不要太多参与。真正理解是2017年底,我见了很多区块链牛人,肖风,元道,吴忌寒,火星人等等,包括几个拥有数万比特币的人,和他们深入交流,更加理解区块链。也坚定认为区块链是未来。


提问:区块链是场变革,为什么主流精英很少参与?

蔡文胜:一个大的变革到来,都是先一小部分人先知先觉干起来,大部分人都没有感觉。然后慢慢更多人都知道了,但却看不清楚而不敢参与。最后大家都明白了,形成共识也就是全民运动了。

互联网刚起步的时候,联想,海尔,中移动都是巨头,一样看不起互联网的变革,所以他们会错过互联网。

现在互联网巨头一样也会忽略区块链的力量,虽然他们也会关注也会做区块链技术,但不会彻底革命,这给了后来者的机会。


提问:区块链是泡沫吗?

蔡文胜:区块链是人类有历史以来最大的泡沫,以前的泡沫都是区域性,区块链通过互联网传播变为全球性的一个投机行为。

但泡沫刚刚开始,要知道你身边大部分人都还没有比特币没有进入区块链,很多人想买币根本找不到门道。

泡沫也是推动技术革命的催化剂,从19世纪20年代电力发展带动汽车工业革命引发1929经济大萧条,1995年互联网带动IT行业快速扩张引发2000年纳斯达克泡沫,但每次泡沫过后,这些行业都真正改变这个世界的发展。我们只能拥抱泡沫,不参与才是最大风险。


提问:比特币这样高价格,现在进来会被当韭菜吗?

蔡文胜:很多人担心现在才进入比特币区块链会被当韭菜割了?现在全球玩数字货币不超过3000万人,经常交易不超过1000万人,90%的人群还在观望,现在进入你还是先行者,最后观望者进场才是韭菜。

那这样多链这样多币,那个最价值?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只能寻找那些最多人使用,最多人能形成共识的链与币,最好时机是等泡沫破灭,那时候能留下来的成功概率最高,一切需要时间来选择。


提问:价值投资适合投资区块链吗?

蔡文胜:我一直是巴菲特价值投资信仰者,只有投资你所了解的东西才能成功。巴菲特只买自己使用的消费品公司,比如可口可乐,麦当劳,运通卡,保险公司。

互联网时代,价值投资还是投资消费品,只是年轻人的消费变为QQ微信,淘宝,Facefook,Google这样的互联网产品。而区块链就是代表未来,在链上会产生最具有价值的产品,也会产生区块链常用消费品,所以投资区块链就是投资价值。


提问:政策监管会如何?

蔡文胜:中国政策是鼓励区块链技术发展,各地政府都出台支持区块链发展的政策。但政府不鼓励发token、严禁ico募资。所以用区块链重构商业模式,用区块链设置产品的应用场景,用区块链技术改善用户体验都没有问题的。

但暂时不可以直接发token,也不要ico募资。如果是海外项目,团队也在海外,用户发展也是海外,我想这属于海外管辖的问题了。改革开放以前,中国是不允许做生意买卖的,所以沿海民众只能出海到香港东南亚去做生意,最后还是当作爱国华侨请回来大陆投资创业。

我相信将来监管是一定会放开的,因为区块链技术一定能得到共识,如同互联网技术在中国得到快速发展是一样。但可能会发展出中国特色的区块链。


提问:币圈一天,人间一年,这句话很流行,如何解释?

蔡文胜:这句话本来说的是比特币以太币等其他数字货币价格的价格波动,因为交易所是24小时在交易,可能一天就上涨几倍变富翁,也可能一觉醒来下跌90%变穷人。

也说明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一日千里,一天不学习就会落后。所以有个口号,未来的一年里,连睡觉都是浪费时间!


提问:如何理解比特币的分叉?

蔡文胜:比特币诞生9年之后,比特币已经聚集起了相当高的人气。随着越来越多的追随者加入“挖矿”和“买币”的群体,比特币交易开始不堪负荷。如果将一次比特币交易视作从一条公路的A点到达B点,那么这条公路已经发生了拥堵。

2017年8月,经过比特币社群的投票,比特币发生了第一次“分叉”(fork),从原有公路上分流出了一条更为宽阔的公路。从此,比特币持有者可以选择用“比特币现金”币BCH交易。

后来又连续分叉出比特币黄金BTG,比特币钻石等分叉币,但目前只有第一个分叉币BCH是比较成功的,其他分叉价值不大了。

我更愿意这样来比喻:旧约圣经记载人类诞生以来的发展历史,区块链将会记载人类所有的交易账本,圣经前期靠口口相传再到羊皮书记录再到印刷过程,花费了几千年,中间还可能被串改,如果当时有区块链,我们看到的圣经可能不是这样的。

区块链如同旧约圣经,圣经后来分叉出犹太教,又分叉出基督教和穆斯林,基督教还分叉出东正教、新教圣公会,也分叉出摩门教邪门教…比特币同样也会分叉出比特现金bch,再分叉出以太币eth,eos,qtum,未来一定继续分叉更多链,但很多分叉得不到共识认同还是归零,最终只会几个大的主链存留下来。

主要公链会成为基础货币,但未来更多应用数字货币不会比基础货币价值低,特别是拥有数亿用户的应用链。


提问:区块链是不是互联网2.0?

蔡文胜:互联网底层技术是0101数字结合组成,区块链是一块一块计算区块搭建起来。互联网是平面的,区块链是多维的,互联网疏松的,区块链更坚固。互联网传递信息,区块链传递价值。

互联网改变信息传递和知识获取,区块链改变价值传递和定价规则。区块链不单是技术的创新,更是商业逻辑的改革。

所以区块链不是互联网的升级版本,而是全新的一个链条,链接一切有价值的事物。


提问:区块链未来如何演变?

蔡文胜:任何重大技术的革命都不会一帆风顺,而且需要经历痛苦的低潮才能迎来真正的发展。区块链和互联网不会简单重复,但发展路线可以参考。

先从基础设施,工具软件,游戏娱乐,通信社交,电子商务,衣食住行,最后和传统行业结合。

目前比较能够实现的应用是标准化产品和数字资产。金融会是第一个被变革的,非标化应用还需要时间。最重要的区块链社交平台的核心,就是把使用者和得益者合为一体,这样密不可分,每个人都是用户也是拥有者。

区块链没有地域国界之分,这是一次全人类自发组织的变革,甚至将对人类几千年来形成的组织制度,金融经济,文化传统,宗教信仰发生变化并重新认知。


二、薛蛮子分享今天热闹的公司大多数会完蛋”。

薛蛮子:大家好!我今天65岁了。我感谢命运的安排。我是咱们群里最老的人。我经历了毛泽东时代,握过毛主席的手,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经历了抄家批斗和下乡。我才16岁就去了内蒙。好奇心和求知欲使我坚持看书,还自学了英语法语,翻译了几本书。


我一直在做准备,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我的)第一个机会是考大学。我以初中学历考进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生,后来又考上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硕士研究生,拿到了全奖学金每年3万美元;第二个机会是回国创业,(我是)第一批留学生,我做了小灵通,2000年第一个在纳斯达克上市,由此得到了财富自由(小目标完成,一亿五千万美元)。

后来,伴随第一批互联网公司,我创造了8848,我是董事长,然后又干了弘成教育到美国纳斯达克再次上市;第一批移动互联网企业,我投了10个独角兽,比如汽车之家、掌趣科技等。


现在最大的机会是区块链,我去年是传统投资圈里唯一一个拥抱区块链之人,所以人生中选择比勤奋重要,我几乎抓住了每个机会。

我最近看到的机会就是中国人出国自由行不断增长,海外有文化与品位的民宿却几乎没有,而我又是最合适干这个的人:我有点文化有点品位,看过许多地方与国家,所以all in了“蛮子民宿”不到半年,我们已经是海外民宿的第一品牌了。

在日本京都,我拿下了一条民宿街和40个老町屋。泰国苏梅,我在造一百个海滩别墅。中国人出游的第一第二目的地我都是第一品牌,我用几个人和很少的资本撬开了一个高山。


区块链与过去我见过的革命都不同。过去一切变革都是生产力的改善,而区块链改变的是生产关系。它是最符合人性的东西,她真正赋能予每一个参与者,让每个人都尽可能主载自己的命运。昨天才一天,“三点钟”就变成了第一区块链社区,成千上万人如醉如痴每天干到夜里三点。为什么呢?因为她抓住了一个刚需、一个高频的痛点,所以一瞬间人们几乎本能地拥抱了区块链。

创业最难的就是如何找到刚需高频痛点,许多创业者干好几年才明白自己干的是伪需求。可要可不要的大多是伪需求,刚需一定是非要不可的。

整个旅馆生意在Airbnb出现时被革了命——一个没有任何旅馆酒店的公司通过共享创造了世界最大市值的差旅宿公司。我看到区块链将进一步颠复这一行业,所以我在日本参加孵化与投资了一个分布式的“Airbnb”inn不久就会在日本问世上线了。


提问:请教薛老,您平时的学习方式和获取新信息的方式主要是什么?

薛蛮子:看书,看文章,更要多和聪明高人交流。

提问:请问,关于中国对区块链的监管政策薛老有什么判断?对我们这些区块链从业者有什么建议?

薛蛮子:中国的监管面临两难的处境。管理一刀切,打击了真正优秀的创业者,当年互联网公司如BAT全跑到海外注册最后都在海外上市了;不管吧,很多传销窝点无耻利用人性贪婪与无知,在四五线城市借区块链之名在金融诈骗,确实有许多空气币加了区块链名词就出来忽悠百姓的辛苦钱。

提问:薛老,您对区块链行业未来的展望,以及对从业者和投资者的建议是什么?

薛蛮子:区块链是个马拉松的开头而己,它不是百米短跑,今天热闹的公司大多数会完蛋。我们投资者只能谨慎地选择。过急过快期望年化1000%是不可持续的。

我喜欢有理想有技术的区块链创业者们。昨天与大家分享的帅初我就投资了。后天来当群主的小蚁达鸿飞也是一例。比原链的长铗与段新星又是一对创业好搭档。随着时间推移,这样的创业者会越来越多。我投资的这几个,我会继续支持他们。

提问:薛老,您觉得区块链会最先改造哪些行业的生产关系呢?

薛蛮子:金融业。所有原来需要各级领导发证的事,出生证结婚证土地房屋产权交易证明等等很快会革命。公司的工商注册签证的发放都会革命,什么退税政策都会革命。我投资了许多这类应用的区块链项目。

提问: 薛老,现在再去做公链,这个故事是不是不大好讲了?未来以现有的公链为底层去做更多的行业落地是趋势吧?那如何判断这些项目最后的落地能力呢?

薛蛮子:公链就像苹果的ios与安卓,它们出来后就没有后来者的机会了。尤其是为公链而公链更是危险。

我三年前推荐了瑞波币,当时才三分钱。我看准了银行低效的跨国交易昂贵不便费时,是个大刚需市场。孙正义随后接盘瑞波,瑞波今天已经是比特以太之外第三大币了。EOS我今天非常关注。它有潜力成为一个新的亮点。

本文链接:

http://ulian.io/post/1139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