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的狂欢时代

虚拟货币的狂欢时代

曾几何时,当投资者还沉迷于股票市场、外汇市场、期货市场、房地产市场时,一小批聪明人却开始玩起比特币。这种流通于互联网、全球24小时交易且可兑换各国货币的加密数字货币,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肆虐之时由“中本聪”创设,2009年投资者挖矿热情被点燃,2010年后开始交易,2015年价格呈几何级增长,2017年其价格从最初的1美元/个暴涨至最高点的3123美元/个,短短9年时间,如果说有一种投资品可以让人实现暴富目标的话,只要买几台挖矿机连接电脑24小时挖比特币,今天的你就可以成为亿万富豪,只要你挖到的比特币足够多。

去年,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交易依然沉浸在“牛市”的狂欢中,中国、美国、日本、韩国、欧洲的投资者竞相加入,3000多倍的涨幅让参与其中的人看到了财富增值的机遇,殊不知这也是在刀尖上跳舞。而那些隐身背后的成功者却开始研究起基于比特币底层技术的区块链,挖掘其覆盖所有行业的应用场景,并试图掀起另外一场“互联网革命”。

从虚拟货币暴涨开始

绝大多数人都根本不知道比特币的价格为30美元/个是在什么时候,300美元/个又是什么时候,当想要去投资的时候,发现它早已经蹿升到2000美元以上。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特币和股票、债券一样,你看不见摸不着,反映的只是数字和K线图的变化;然而,比特币和后两者相比,它的迷人之处在于,你最初想要获得它甚至不需要付出成本,无非是购置挖矿机无限度地消耗电量。“中本聪”的厉害之处在于,他在创造比特币的时候就只设置了2500万个的数量,至今只挖掘了1000多万个,而且每4年矿机开采的数量就减少一半,直至将比特币挖完。

“物以稀为贵,所以这两年来比特币的价格涨到3000美元/个,在中国的交易价格突破了20000元人民币/个。但是你要问我,比特币的价值在哪里?或许就是投机,或许就是洗钱,或许在国外可以用来当做货币使用,或许用它来犯罪等。那么又是谁开始炒作比特币的?这个问题更难回答,因为不知道。比特币市场和金融市场、资本市场不一样,前者是全球自发形成且还没有形成完善监管的虚拟货币交易市场,而后者都是由各国政府设立并执行严格监管制度的市场。因为不受监管,所以全球24小时交易;因为不受监管,所以价格才会失控。”在上海资深比特币玩家陈超(化名)的眼中,比特币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东西。

可以计算得出的是,假设以人民币2万元均价来计算,全球2500万个比特币的总市值是5000亿元,但是谁知道3年之后比特币的价格是多少?10年之后的价格又是多少呢?

然而,支撑比特币设计原理的区块链技术,不仅创造了比特币,还衍生出了莱特币、以太币等各种各样其它虚拟货币,都在大行其道,价格暴涨暴跌犹如过山车。在中国市场,央行作为金融监管最高层数度出手打击虚拟货币交易,在去年初甚至整顿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也难以遏制虚拟货币交易这头几近疯狂的“牛”。

在业内人士看来,区块链技术产生之后在中国形成了两个“圈子”,一个是链圈,就是主攻区块链技术的群体;一类是币圈,以玩炒虚拟货币的群体。如今这两大群体的融合,又形成了一个新的融资模式ICO。

当比特币已然高处不胜寒的时候,所谓ICO,是指项目融资团队直接“创造”一些数字货币,冠以名头,在互联网渠道或者线下进行代币融资,没有实体投资项目,没有信誉担保,甚至没有承销机构为项目背书,ICO融资渠道正在国内一线城市蔓延开来,且渐有难控之势。

“一些隐藏在一线城市打着区块链技术应用的初创企业,开始借助自建互联网平台发行或代为发行虚拟代币筹集资金,投资者出资认购虚拟代币,但资金用途去向不明。这些互联网平台对投资者允诺在经过一段时间持有之后,可以在交易所平台流通转让。而这种融资方式至今没有一个官方明确的定义,只是区块链行业将其定义为ICO。”有区块链行业资深人士如是评价称。

在上海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表示,ICO全称Initial Coin Offering,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官方或者词典定义,改编自证券界的Initial Public Offering(首次公开发行)一词。就本质上而言,ICO也是一种公开发行,只是把所发行的标的物由证券变成了数字加密货币。不过把虚拟代币作为融资工具向不特定公众募集是否合法尚不能定性。央行对比特币的价值至少目前是不认可的,而这种处于灰色地带的融资方式是不是存在高风险,是不是涉及到非法集资,金融监管部门是否已经关注到,现在都不得而知。

据了解,在国内某个互联网交易平台上,从虚拟博彩、代币化封闭式基金、全球化闪电智能合约、交友平台、开挖金矿、投注游戏乃至设立在开曼群岛的金融投资项目,应有尽有。而这些项目均是以各家机构发行的不知名虚拟代币进行ICO,动辄数千万上亿估值的虚拟代币,这些代币又直接与比特币或者其他代币挂钩,融资规模从数千万到上亿不等。

有行业内人士直接指出,在数字货币和区块链世界,投资玩法早已与传统金融领域大有不同,无国界、无门槛、无监管的全球性群体参与某一项目成为了“新常态”,由此发展出了一个看似欣欣向荣的ICO市场,但是这个市场充满了不确定性和危险性。

区块链技术之双刃

一柄双刃剑,冰火两重天。如果来形容虚拟货币的汹涌市场和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应用,这或许是一个合适的词。

更多的金融机构和科技机构,则开始深入研究区块链的场景,并对虚拟货币的狂热嗤之以鼻。众安科技的区块链养鸡、蚂蚁金服的区块链慈善、中南资本和北大荒联合开发的区块链种粮、中国平安的四大区块链金融运用平台等等,渐渐走向成熟。

虽然一些区块链技术的企业并不对眼下虚拟货币的风控和ICO的风险作定性的评论,不过比喻,区块链技术就像一把刀,能够切割万物,也能够杀人。正确应用区块链技术,就像刀一样被用在正确的场景里面,可以造福人类;如果走入歪门邪道,最后则将会自取灭亡。

值得关注的是,在2016年5月,国内货币区块链研究中心出版了第一本深入浅出介绍区块链的书籍《区块链:定义未来金融与经济新格局》,其中介绍了区块链技术对未来金融与经济带来的影响。

在这本书中作者提到区块链技术构建的是价值互联网,从而进一步推动、改变人类的生活,包括医疗健康、司法公证、智能合约、清算结算、物联网、众筹等等几乎所有的人类活动。而数字货币只是区块链技术要解决的一小部分问题。

“因为货币本身是一种比较纯粹的价值形式,也就是它本身可能并不需要有价值,但是它可以交换一切有价值的东西。比特币的创始人在创建比特币的时候,他发现并没有比特币可以赖以生存的基础设施,所以他必须要构建这样一个基础设施。他想做这样一个电子货币,但是市面上并没有可以点对点传输价值,并不依赖第三方的基础设施,于是他就构建了一个去中心化的记账系统。区块链解决的是一个非常宏大的问题,货币只是其中的一个,它的地位当然是比较核心的,但是远远不止于货币。”该书作者张健称。

数字货币时代何时来临

在这本书中不难看出,其实比特币本来就是依附于真实货币的产物,而比特币创始人也深知,比特币不与货币捆绑在一起,它将一无是处,但是比特币创始人及其追随者的“野心”,却开始想要走上一条去取代真实货币的道路。

“可以透露的是,就国内监管机构而言,包括一行三会对于区块链技术的研究探讨已经很前沿,他们对于市场的一举一动也看得非常清楚。一行三会中设立的专家委员会对于未来中国数字货币的可行性研究、虚拟货币接下来的政策监管、金融领域的场景应用都心中有数,但是市场上的投机者却还未清醒。”有接近监管层的匿名人士如此表示。

中国工商银行金融市场部资深经理周永林发表在《清华金融评论》上的文章指出,近年来,中国、英国、加拿大和美国等国央行纷纷开始研究发行官方数字货币。由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及美联储联合举办的第16届“金融行业政策与挑战会议”上,数字货币与区块链成为世界90多国央行行长们共同关注的话题。

周永林称,中国央行是最早明确提出要尽快推出央行数字货币的国家,从央行的角度,数字货币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资产(包括货币)持有和交换机制,有可能为现有支付体系和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一种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案,也为央行发行数字货币提供了巨大的想象空间,数字货币及其背后的区块链技术,更为未来数字化经济与金融描绘了一幅诱人的蓝图。

“央行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重在利用数字货币技术实现自己的目标,概括起来有以下几点:设计符合自己需要的数字货币;探索全新的支付体系架构;创设更丰富的货币政策工具;在风险防控与金融监管方面有所创新;促进经济发展。按照央行行长周小川应当遵循传统货币与数字货币一体化的思路,实施同样原则的管理,央行数字货币仅仅是一种新的货币形态,不影响央行货币发行总量,因而与通货膨胀没有直接关系,其次是可以增强消费者金融自我掌控能力。”文章指出。

在诸多业内人士看来,以区块链技术催生的数字货币前景可期,而当越来越多的区块链技术场景推动金融业以及其它行业走向更为安全、便捷、诚信的时代时,那时候比特币价格,会超过1万美元、10万美元吗?

本文链接:

http://ulian.io/post/1758


TAGS